启蒙历史网-思想无禁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回复: 1

[原创文章] 启蒙二刻拍案惊奇 第一回 萨翰林闹市纵马 女百户秉公拦车

[复制链接]

3059

帖子

0

精华

1万

声望

行省总督(Proconsul)

德意志第四帝国元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898

老兵勋章斑竹勋章绅士勋章三级精华勋章特级帖图师勋章特级荣誉会员勋章特级发帖勋章特级讨论勋章特别贡献勋章

QQ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狼巢之主 于 2017-7-17 11:22 编辑

启蒙二刻拍案惊奇
第一回
萨翰林闹市纵马   女百户秉公拦车
    仲夏六月,照理该是炎炎烈日的时节。帝都这两日却反常的下起了绵绵细雨,数日看不见日头,一早一晚透着丝丝的凉义。原本大街上的人们的衣裳已是越穿越少了,这几日却又多了回去。
因朝廷有制,帝都之内不管公门、私店,皆是巳时点卯、酉时放衙。酉时一到,大街上的车辆变渐渐的多了起来。原本帝都的街道为了彰显我天朝的气度,都修的既宽又阔,车辆往来、行人来去还算畅通。奈何前些年温相国在位之时,全国上下大兴土木,弄得房价节节攀升。在帝都从业之百姓,只得将住所搬离繁华之地(如若不然,一月薪饷还不及房租)。加之这几年房贵而车贱,因此买车之人也越发的多了起来。而这启蒙大街又是帝都东西之干道,与南北走向的朱雀大街交汇处自然更是车满为患。每日早晚,皆堵的水泄不通。
朝廷见其拥堵之状,深知此为一大隐患也。别的不说,光是朝廷大员每日与那升斗小民一般堵在路上,且不是失了礼数?因而朝廷颁下政令,每条干道中间特划出二十尺,供四品以上大员之车专用,但只限朝廷配发之车辆,官员私车亦不得享此特权;且其公车上需得佩玳瑁之饰以示庶黎,有爵位而无官职者亦不得享此特权。由此,此路得名 “公路”——公门方能行驶之路。
    照理说,朝廷有此明令,百官自当带头遵守。奈何这天子脚下,皇室宗亲、勋爵贵胄多如牛毛,朝廷大员家中往往又是拥车数辆。每日里,勋贵、大员驾私车于公路上驰骋之事总不在少数。但这毕竟只是小事,既无伤人、又无僭越,也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九门提督、北镇抚司、巡城御史、督察院的老爷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为了此等小事得罪人,犯不着。
这日,菁英殿大学士、国子监祭酒、太子少保萨细石如往常般放衙归家。因其不喜朝廷所配之车,故而向来皆乘其私车——德意志国原装进口,名曰“傲的”(取“傲视的卢马”之意)。此车造型奇特、气势非凡,京城上至内达官贵人,下至夫走卒可谓无人不识。纵然不佩其玳瑁之饰,驰骋于公路之内,也无人觉得不妥。可偏偏近日北镇抚司里新来了一女百户,乃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名海兰珠。初到帝都不久,加之自幼长于草原,生性执拗,人情世故更是一窍不通。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这数日间,每日必于启蒙、朱雀二街交汇处巡视。仅因未佩玳瑁而驰于公路一事,已扣了几位朝廷官员的座驾。今日又见一豪车不佩玳瑁狂纵于公路,连过数个路口其速不减。海兰珠愤然而起,立障物于公路之中。来车突见路中障物,大吃一惊,立刻死死拉住缰绳,幸得是这“傲的”性能卓越,御者经验丰富,终在障物半寸前停了下来。御者一身冷汗,下车吼道:汝,嫌命长乎?
刚想动手,后背便挨了一脚,身后一人怒道:汝,嫌命长乎?转身一看,原是萨细石一身狼狈站在身后,额上高高隆起,想必是适才刹车时碰到了。御者忙赔罪:少保饶命,全因此人于道中置障物,小的不敢不停。
萨少保一看,一着飞鱼服的女子立于前。此女子约莫双十岁数,风姿绰约,心中之火顿时少了一半。再一细看,怒气立刻散的七七八八:此女腿长腰细、面如牡丹、眉似柳叶、杏眼桃腮;身上飞鱼服、手中绣春刀,在脂粉之中又添了一股英气;唯一不足之处,此女肤色略深,且面有雀斑,兼之高鼻厚唇,不似中原女子。不过在这帝都矫揉造作的中原女子见的多了,如此也别有一番风味。
萨少保略略整理了一下衣冠,道:不知百户因何事而阻拦老夫?
海兰珠:阁下可知朝廷有命令,只有朝廷配予四品以上官员之公车方可于此路行驶?
萨少保一愣,道:百户不识此车乎?
海兰珠冷冷道:不识。
萨少保:百户亦不识老夫?
海兰珠:不识。
萨少保微微一笑:那“萨细石”三字,百户可曾知晓?
海兰珠冷哼:闻所未闻。
萨少保一听此话,本已散去的火忽又窜了上来。想其少年时已是远近闻名之才子,自二十六岁初殿试便三甲榜首、进士及第,多少年间天下谁人不知其名?今日一黄毛丫头竟敢说“闻所未闻”,实在是反了天了。
萨少保怒道:那你可知菁英殿大学士、国子监祭酒、太子少保是何等官职?老夫今日纵车公路你又能如何?别说你一个黄毛丫头,就是你们北镇抚司指挥使来了,跟老夫说话也得恭恭敬敬。再不让开,小心你的乌纱。
海兰珠面无表情回道:那大人又可知下官是谁?
萨少保:你一小小百户,老夫焉会识得?
海兰珠:下官名海兰珠,乃蒙古博尔济吉特氏。
萨少保:那又如何?求饶就免了,快快让开,老夫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会跟你一般计较的。下次出门别把招子放在家中。
    海兰珠:大人误会了,下官是想告诉大人。下官乃成吉思汗之后,再大的官我也不放在眼里。
说时迟那时快,海兰珠话音刚落,不等萨少保反应过来,一记扫堂腿已将萨少保放倒。再一招擒拿手,将萨少保双手扭于身后,铐了起来。并点了萨少保的哑穴。萨少保气的浑身发抖,本想破口大骂,奈何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两眼死死地盯着。
旁边的御者也是看傻了眼,平日里跟着主人,狐假虎威惯了,从来都是欺负人,何曾被人欺?此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海兰珠看了一眼:还站在这做甚?回去跟他家人报个信。私自纵车于公路,监禁一日。再不快滚,连你一起锁了。
御者这时哪敢再说一字,立刻上车回家报信去了。
这正是:
少保纵马把家归,半路杀出蒙古妹。
才子初与佳人见,气得魄散魂也飞。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问佛:我的人生为什么这么苦?佛说:众生皆苦。

196

帖子

0

精华

720

声望

X 军团初级保民官(Primary Tribune)

人的自由权利、生命尊严是我们必

积分
944
发表于 前天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及时更新,不要太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启蒙历史网-思想无禁区 ( 苏IPC备17007136号 )

GMT+8, 2017-7-22 12:59 , Processed in 0.34581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